明辨 正义 笃行之

浩浩乎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五千年,其文化影响绵延至今,久经风雨,巍然不衰。虽然这仓库里不乏糟粕,可值得今人学习者不在少数。于其中我认为重要者莫过于这三点:明辨、正义、笃行。

人总因为失去某某而去珍惜它,我也以为如此。百年前的思潮学潮革命大潮,虽冲破了三纲五常之类对人的枷锁,却也在搅碎古旧的士大夫们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迷梦的同时也把他们明辨正义笃行的口号也给一并打压了。姑且不提他们能否践行的问题,然而这些精神却是着实在时代潮流中逐渐式微了。

首先是明辨,明察秋毫,辨清是非。古代文人对此上心的可不少。姑且不说二程朱熹王阳明之类的人物,就是释教学者都是有这精神的。鸠摩罗什译《般若波罗蜜心经》,玄奘法师西行求经重译(然而目前主流译本还是鸠摩罗什本)。这种精神若存在当今,想必谣言假新闻之类也不该如此刻互联网社交平台中那般甚嚣日上了。同样地,明辨是非,人人如此也就不会出现某些随众害人的现象了。从“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到“辟谣一张嘴,真相跑断腿”,这是谣言过于真实,还是真相过于耸人听闻,抑或是辟谣机构公信力强大的缘故?是在还是接收者们不假思索、全盘接受,拒绝者断然拒绝、充耳不闻。

史狐曰:“子为正卿,入谏不听。出亡不远,君弑,反不讨贼,则志同。志同则书重,非子而谁?故书之曰‘晋赵盾弑其君夷皋’。”

其次是正义,确信正义,摆正道义。有句话说是“胜利者书写正义”,然而正义就真如此肤浅么?上溯历史,文人们的正义是道义。董狐书史,赵盾弑君。当权如何,一概不管,后人评价其为史德。鲁迅这样评价: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史家的史德是道义。摆在人心头的一把秤。反观现在,一位来自湖北的货车司机,从四川卸货,本打算急急忙忙回家过年了,因为疫情爆发,没有任何出口允许他下去。吃了十几天泡面,一直在车上,直到服务区里几位好心警官把他接下去,这才教他吃了口热饭。群众实在无需讲些冠冕堂皇的话来打砸抢烧显现其正义感,光辉地一众抨击人心所向的靶子,却该好好看看自己身前的可怜人,想想自己可以为他做些什么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这就是道义,这就是摆正道义者所能做到的。

这一切的前提是笃行,笃定信仰,执着前行。孔夫子笃定信念,饱读诗书,其后便是周游列国游说诸王,这样的伟绩现代人中能完成的恐怕寥寥无几。确实,起先提到的司机,他所遇到的人中理应不乏同情者,然而惮于实行。可如若终身苟苟,则即便一切美好者充斥身体,那人也不过了了,更或者是成了伪君子一名。

明辨正义,听起来可是十分美好的词了,可还是需笃行之!